中国银监会官员称应择机降低存准率 今年13%的M2目标显然过高 / 3 years ago中国银监会官员称应择机降低存准率 今年13%的M2目标显然过高3 分钟阅读路透北京12月28日 - 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周三建议称,应择机调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,适度对冲由MLF(中期借贷便利)和PSL(抵押补充贷款)投放出去的基础货币,进行合理有效的切换。 中国网援引他在财富管理论坛上的讲话并称,今年13%的M2目标显然已经过高、甚至有些离谱,今年以来宏观调控之所以出现反复,货币信用投放过度、资产泡沫化、通胀重现,应与M2调控目标定的过高有关。 “理由是,中国银行业存款准备金率很高...全世界重要经济体没有哪国有这幺高的存准率,我们下调的空间很大,”他说。 其次,调低存准率释放出去的基础货币投放仍主要是收购外汇储备的资金,以美元等外币做储备或基础,对人民币有保值的作用,即所谓货币锚的作用,这对人民币汇率减轻贬值压力有好处;最后,MLF和PSL这些新型政策工具更宜于在存准率降到低位之后使用,而不宜于在此之前大量使用。 “我倾向性认为,近两年中国持续出现的人民币贬值压力,既有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、美元升值、美元回流的影响,也有中国基础货币投放渠道、基础即储备发生重大变化、货币信用过度膨胀导致人民币购买力出现下降的原因。”于学军称。 在他看来,近两年中国货币信贷出现巨额膨胀之势,现在人民币面临的贬值压力可能与此不无关系;过去衡量货币信贷投放主要看年度新增贷款或贷款增速,以及货币供应量,但是2015年以来,在“债务置换”和“重点建设基金”两项政策推出之后,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。 具体来讲,“债务置换”是将地方政府原有的贷款负债置换为债券负债,两年合计约为8.2万亿元人民币,再加上新增债券发行,数额自然更大;“重点建设基金”名为股权基金投放,实际上也是一种地方性债务,即“名股实债”,两年合计应在1.8万亿元以上。银行的这两项直接投放,都未反映在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贷款科目中,若统计进来,实际上至少应多增加10万亿元以上。 这些情况,从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结构变化中也可反映出来,即:在银行信贷增速保持较高增长的同时,银行投资类项目却急剧增加,2015年新增14.1万亿元,是2014年新增额5.2万亿元的2.7倍;今年前11个月增加12.8万亿元, 增长34.3%,大大超过同期银行新增贷款的增长速度,从而使银行的资产结构发生很大变化,其中贷款所占比重明显下降,至11月末已低于一半,已降为49.4%。 而更重要的是,在银行资产负债表急剧扩张的同时,国内基础货币投放也出现了明显变化,央行大量使用新的货币政策工具,特别是通过MLF和PSL投放了大量基础货币,这些基础货币经过银行体系产生了巨大的乘数效应,这使基础货币投放的渠道、基础、形式等均发生重大变化,也使人民币的含义、属性等发生重大改变。 “由于货币信用的过度膨胀,既然老百姓明显感到手里的钱不值钱了,怎幺能说对人民币汇率不形成影响呢?”于学军称。 **今年13%的M2增速目标显然已经过高** 于学军认为,广义货币供应量M2或已不能成为中国制定宏观政策并进行宏观调控的重要货币指标。 首先是目标值肯定有问题。过去在制定M2增长目标时,最重要的因素是经济增长率和物价指数,甚至比两者之和还要高几个百分点,但每年这幺制定政策并执行的结果,就使M2快速扩大,至2015年末达到139万多亿元,是同年GDP的2.06倍,即首次超过200%,M2是GDP的两倍多。 “现在的问题是:M2是GDP的两倍多了,基数庞大,令人惊讶,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制定预期增长目标达13%,那幺显然已经过高,甚至有点离谱。”他说,“现在我们不得不说,今年以来宏观调控之所以出现反复,货币信用投放过度、资产泡沫化、通胀重现,应与M2这个调控目标定的过高有关。” 其次是,M2这个指标随着金融市场和经济生活出现的新情况、新变化,货币当局需要不断地进行一些修订,所以今天的M2构成已进行过多次扩充,这使M2基数不断扩大。 “在扩大的基础上又制定过高的增长速度,那幺久而久之,总有一天会将问题反映或暴露出来。再简单讲一句:实际上这个指数已水漫金山了,拿其测量水位就会引起误会。”于学军称。 截至今年11月末,中国广义货币(M2)余额153.04万亿元,同比增长11.4%,显然已经无法完成年初设定的13%的M2增速目标. 于学军认为,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,中国货币管理将面临两个难题,第一个是“替换”问题,2014年之前由于外汇储备不断大量增加,基础货币投放主要以收购外汇的形式进行,这样人民币投放的基础或储备,实为美元等外币。然而,从2014年开始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减少,这使中国以外汇储备为主的基础货币投放,从过去的不断增加改变为不断减少,对中国的货币供应及其管理就带来深刻的长远影响。 第二个是“处置”问题,一方面中国经济仍将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,另一方面这两年货币信贷又形成过度膨胀的局面;如何在顾及或满足经济增长的条件下,使货币信贷得以平稳有效控制,是个很大的难题。 本月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。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,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,调节好货币闸门,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。(完) 发稿 孙琦子; 审校 乔艳红